金麒麟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 真人龙虎斗网站 网上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缅甸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 在线真人龙虎斗游戏 皇宫真人龙虎斗 手机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论坛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网站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二維碼分享
> >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豆瓣8.1分,講述十多年前,上海還是一個頹唐的城市,有大把無法功利的時間,大把沉默的記憶,在港口多云的天空下,到處能看到歷史對接時譏諷的微笑。

作者:陳丹燕 著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出版時間:2008-01-01
開本: 其它 頁數: 380
讀者評分:4.5分6條評論
本類榜單:文學銷量榜
中 圖 價:¥12.5(3.8折) 定價:¥33.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暫時缺貨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版權信息

  • ISBN:9787506342025
  • 條形碼:9787506342025 ; 978-7-5063-4202-5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內容簡介

十多年前,上海還是一個頹唐的城市,有大把無法功利的時間,大把沉默的記憶,在港口多云的天空下,到處能看到歷史對接時譏諷的微笑。我因為它的頹唐和那些反諷的機鋒而喜愛在那些街區漫游,如同一個拾荒者,撿拾落四處的滄桑。它們如同雨后地上留下的水洼,斷斷續續地倒映著遙遠的藍天白云,我zui難忘那含蓄的距離。在我心里,那就是上海這舊通商口岸城市的動人之處,它脂粉與污穢下帶著體溫的真實肌膚。
  十年過去了,上海變得生機勃勃而囂張得意,而我的感情,從十年前帶有愛意和幻覺的玩味,轉化為如今心中漸漸銳利起來的失落之痛。當一幢老房子被修好,當一個默默無聞的族群被人驚艷,當一種生活方式被終于認同,它立刻成為熱氣喧嘩的世故與市井。這仍舊是個功利高于一切的城市啊。
  我將這些變化寫在十年前的文章后面,好像描出了一道隱藏在時間中十年輪回的曲線……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目錄

咖啡
 時代咖啡館
 1931'S咖啡館
 裘德的酒館
 愛爾蘭酒館
 布景
 水邊的老酒店
 白發蒼蒼的及時行樂
 咖啡館十年記
房屋
 張愛玲的公寓
 顏文樑的客廳
 幾乎是zui后的溫柔鄉
 江青的房間
 舊屋
 1993年上海大拆屋
 懷舊的理由
 房屋十年記
街道
 上海法國城
 有普希金像的街角
 外灘的三輪車
 華亭路
 福佑路舊貨街
 弄堂里的春光
 街道十年記
城市
 圣彼得堡與上海:紅色都市的浪漫
 巴黎與上海:不夜之城的紅唇
 紐約與上海:移民都市的自由
 城市十年記
人群
 上海女子的相克相生之地
 欲望的車站
 街心花園的舞蹈者
 上海美容院
 過年回家
 姜先生家的感恩節大餐
 星期二晚上的記事
 上海的狐步舞
 白皮書時代的往事
 上海平安夜
 人群十年記 
肖像
 張可女士
 皮克夫人
 郭家小姐
 王家妹妹
 傳教士的私人相冊
 上海人杜爾納
 合唱隊老師
 肖像十年記

 跋
 再跋:上海十年記
 地圖星標志的說明
展開全部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節選

時代咖啡館
  這個咖啡館在上海人zui喜歡的淮海中路上,四周有老牌的西點店,有zui貴的百貨店,樓里面有長長的電動扶梯,一路上去,還沒有到地面的時候,先就看到了從外國來的那些閃閃發光的東西,店面里還有輕輕的音樂。還有許多門面看上去不錯、價錢也公道、貨色也算時髦的店鋪,是上海精明的年輕女孩子zui常去的地方。她們約一兩個好友,一家家店鋪看下來,和店員講講價錢,看中了的,也會大包小包地買回來,走累了,常常就看到了這家咖啡館,從前是一家電影院,后來改裝成一個娛樂總會,二樓就是一個咖啡館,有電影院那么大的一家咖啡館,還分了兩層樓,四個座的小長桌子,看上去很小。一走進去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是走到一個開舞會的地方。
那是個上海市民的咖啡館,是那種流傳著“好男不12班,好女嫁老板”的上海人去會朋友、談生意的地方。他們都有點改變自己原來生活的志向,也都切切實實地做出過努力,而且也有了zui初的進步,要不然,他們也不能在下午一點以后,穿著上海灘上時髦的衣服,畫好了眉毛,手里握著一個大哥大,皮鞋亮亮的來喝咖啡;也不能在走進門來的那一刻全身都是得意而精明的神氣。
這咖啡館的咖啡十五塊一杯,還有果汁和東南亞進口來的水果茶,二十五塊錢。可是要到一份炸雞翅、炸薯條、時代炒飯連湯、三明治或者面條什么的,可以飽飽地吃一頓飯了。比起來,它們是貴了一點,可沒有過分。
  這地方輕輕地響著音樂,外國輕音樂,柔和的,有一點異鄉情調,但不先鋒。年輕的領臺小姐恭謙而不俗,你不理她,她也對你一聲聲地問著好。桌子上的番茄沙司是進口的,小舞臺上的白色鋼琴能自動演奏輕音樂,看上去很有一點洋派。這里的客人是喜歡有一點洋派的東西,包括這里暖暖的咖啡香,都讓人想到一點點的與本土中國的不同,但也沒有洋派到溫和的中國胃不能接受。這就是上海的氣息,讓上海弄堂里的人走遍中國都要懷念的氣息。客人也都體體面面,有些閑錢又積極進取的樣子,可又不高貴逼人。
大玻璃墻對著街口,靠窗的小桌子是客人zui喜歡的位子。隔著不停地晃動的黃銅大鐘擺,能看到淮海中路上衣著光鮮的人們,從對面的大百貨店出來了,進去了。那黃銅大鐘,據說是改建的時候專門從美國定做來的,有四層樓那么高,很是氣派。外面的人也能站在對街,看到鐘擺后面的人,隔著大玻璃也能看到他們在那里閑神定氣地享受著他們的生活。
上海的市民常常有著兩種生活,一種是面向大街的生活,每個人都收拾得體體面面,紋絲不亂,豐衣足食的樣子,看上去,生活得真是得意而幸福。商店也是這樣,向著大街的那一面霓虹閃爍,笑臉相迎,樣樣東西都亮閃閃的,接受別人目光的考驗。而背著大街的弄堂后門,堆著沒有拆包的貨物,走過來上班的店員,窄小的過道上墻都是黑的,被人的衣服擦得發亮。小姐還沒有梳妝好,吃到_半的菜饅頭上留著擦上去的口紅印子。而人昵,第二種生活是在弄堂里的,私人家里的'穿家常衣服,頭上做了花花綠綠的發卷,利落地把家里的小塊地毯掛到梧桐樹上打灰,到底覺得吸塵器弄不清爽。男人們圍著花圍裙洗碗,他們有一點好,手不那么怕洗潔精的損傷,所以家里的碗總是他們洗的。
  上海市民真正的生活,是在大玻璃墻和黃銅的美國鐘擺后面的,不過,他們不喜歡別人看到他們真實的生活,那是他們隱私的空間,也是他們的自尊。
  常常有這樣的說法,一個城市的咖啡館,就像這個城市的起居室一樣。
下午一點以后,時代咖啡館的小姐們都知道要忙起來了,過夜生活,上午在家里睡覺的先生和小姐;上午處理了小公司的業務,下午開始和客戶談判的總經理們;上午逛了公司,現在準備歇腳的漂亮年輕的女人們,陸陸續續就要來了。
小姐們是來吃飯聊天的,一張張臉都漂亮,出手也大方,許多人都能抽煙,樣子也好看,不像風塵女那么妖嬈,也不像知識女人那么自命不凡,她們不過分,也不土氣,那才是弄堂里有父母教訓的女孩子,住在亭子間里干干凈凈的小木床上的女孩子的作派,這樣的小姐正在穩扎穩打地建設自己的新生活,絕對要比自己家的那條弄堂高級的新生活。
要是那樣的年輕女孩子正坐在你的對面,你有機會看到她們柔和的臉上,有一種精明和堅忍的神情,像zui新鮮的牛皮糖那樣,幾乎百折不撓。
先生們常常是在這里談生意,瘦瘦的人,注意著自己的儀表,把大哥大放在離自己手邊近的桌子上,有時候它也是一種身價,上海弄堂里的人都懂得,家里有十萬,才可以動用五萬來冒險。銀行里絕對要存好一家人防身的錢。他們把名片拿出來,大都是什么國際貿易公司的總經理,只是那是間小公司,辦公室是在居民區的幾號幾室里,電話和傳真接在一根電話線上面。他們懂得找一家看得上的咖啡館和人談生意遠遠比自己租一間面子上過得去的辦公室合算得多。在咖啡館里,你占一張桌子一下午,不過是幾杯咖啡的錢。這也是弄堂里男孩子制約而有野心的生活培養出來的心計,也是穩扎穩打的。
下午正對著淮海路的那一層,小姐會把談生意的先生們有意識地領到那里去,那里煙霧彌漫,大哥大的電話鈴聲和call機的叫聲此起彼伏,有人大聲地說服別人做成那樁拆資的買賣,有人在為別人的一輛摩托車估價,還有人在問移民加拿大的價錢,好像都是不小的生意,他們的臉也是不動聲色地激動著。
也有真的沒有什么目的、只是在一起會朋友的人,男男女女一起來的,看起來是老相識了。頭發都是從美發廳里整理過的,穿得也正式,讓人想起從前五月一日放假的時候,從弄堂里走出來的回娘家的一家人,簇簇新的人,diyi粒鈕扣也小心地扣好了,自己可真的不想給自己抹黑。他們常常開始點自己吃的東西時就打趣侍應生了,因為他們不想讓自己那么隆重。那時候男人稍微派頭一下,女人稍微矜持一下,都也不過分,大家彼此配合,誰也不拆誰的臺,禮尚往來。
  他們一面吃,一面說著自己的生活,在哪里買了三室兩廳的房子,孩子送到了哪個私立學校里讀書,不是住宿制的,那種貴族學校實際上是宰真正的暴發戶的,只有那種從貧民窟里出來的人,才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那里去;自己在什么地方做生意,前不久到澳門去賭了一次,輸得不多,三萬人民幣……
  他們常常在這里遇到自己的熟朋友?那時他們彼此大聲招呼著,有時也拼臺子坐坐,人多了,女人們就一堆說什么地方的衣服好看,到什么地方去做臉,小姐整整為你按摩四十分鐘,不像有的地方看上去花架子不錯,可不合算。
  時代咖啡館的下午,常常有一個胖胖的男人,戴著金絲邊的眼鏡,笑容可掬的,身邊的椅子上放著他拿來的幾只印著大百貨店名的塑料袋袋,里面放著意大利的皮具,瑞士的新款表,法國的香水,他把每一樣東西拿出一樣來,給他眼熟的客人們送去,每一樣東西都是不可思議的便宜,因為那是假貨,當然做得好,像真的一樣,只是不經久,用上一、兩季,一定敗壞。
他是受這里客人歡迎的人,許多人和他相熟,就像弄堂里從前補碗的那個人,大家對他沒有什么可矜持的,只是推心置腹。他的笑眼里,除了生意人的和氣以外,還有賣假貨的人對買主藏而不露的審度。誰也不用在他面前擺譜,大家都是假貨朋友,靠它撐門面、討生活的人。
他只要一來,時代咖啡館里馬上就有一種回到弄堂的輕松和實際,虛榮和精明,進取和穩健。他把這里看上去形形色色的人都串起來了,就像在淮海路的一條大弄堂里,星期天時候的情形一樣。說起來,時代咖啡館是一個淮海中路上弄堂里的起居室。
  1931'S咖啡館
一進去,zui先聽到咿咿呀呀的音樂聲,唱針在密紋唱片上軋到了細塵,撲撲地響。那是周璇的細嗓子,像一根細而堅韌的尼龍線,勒到你雙手出血也不會被拉斷的,柔弱而頑強地把六十年以前的多愁善感拖到你面前。
然后才看到瘦瘦的一個小姐,穿著齊膝的藍色改良旗袍,披著一件短而窄的家織開絲米毛衣,清清爽爽地迎上來。她有老式的短發,張愛玲時代的那種市井的細長眼睛,浙江人的那種大鼻子,還有蒼白的面色。她從房間暗處走出來,那種幽暗,因為梧桐樹的大葉子遮了光,因為上海多云的天氣,因為老房子那不見陽光的朝向。里面的木頭柜臺上,開著一盞小小的臺燈。
要是午后去,沒有什么人,她總把你引到zui亮的那張桌子上去。靠街面的那堵墻,用了一塊大玻璃,是全屋子zui亮的地方,放著小圓桌子,鋪著洋布。坐在桌前,可以看到門前的大棵梧桐樹,還有窄的人行道。
要是你沒什么主意,她常常會推薦你喝老上海鹽汽水,要是三點鐘了,她就說,還有一種薺菜肉絲炒年糕也是好吃的,或者吃五香茶葉蛋加豆腐干。這里也有咖啡和蛋糕,1931年熱朱古力,還有簡單的日本菜。等你點好了東西,她就把賬單送到里面柜臺上,然后,大多數客人才發現柜臺里還有一個男子,很矮小但相貌堂堂,中分的短發讓發蠟打得一絲不茍,廣東血統的大額頭上很白凈,而臉上沒一根胡子。他戴著金絲邊的圓眼鏡,黑色的西服,黑色的領結。他將賬單送進后門去,里面是窄而暗長的走道。那是殖民地時代的西式老公寓房子,那里有寬大的廚房和廁所,墻上有小小的白色馬賽克,多少年過去,它們都發了黃。
咖啡館的下午很安靜,墻上掛著的東西都印在斑駁的光線里:
一幅筆法老舊的畫,里面幾個細眉紅唇的女子在玩麻將,燙著齊肩的長發,穿著緞子的旗袍,臉上的笑容富足而時髦,還有些大圓臉帶來的喜氣洋洋的通俗,落款是吳光玉,聽說他是上海zui早的廣告人,現在垂垂老矣。
一張拜耳大藥廠的阿司匹靈藥餅廣告。
一張舊結婚紙,那是中國畫軸的規模,上面有娟秀不已的小楷,從浙江來的人和從廣東來的人在民國三十四年十一月六日結婚。
一張舊舊的結婚照,女子穿著改良旗袍默默地坐著,雙膝緊攏,男子戴著金邊的圓眼鏡,穿著黑色的西服在后面默默地立著,帶著那個時代的人的斯文與木訥。
透明的玻璃門外無聲地走過穿著阿迪達斯97型籃球鞋的青年和復古六十年代打扮、涂了銀色唇膏的女子,以及一輛被困在街頭的酒紅色的桑塔納2000車,可里面卻是時光倒轉的六十年。
雙妹哩生發油的玻璃瓶,美國的老無線電,木訥的壁掛式老電話,那是上海的1931年留下來的碎片。那時,上海已經有了近百年的租界發展史,小河漢子變成了大馬路,搖櫓而來的寧波少年成了大亨,歐洲人在外灘掛出了一條橫幅:“世界上有誰不知道上海?”那時中國人的產業、商業、工業全面發展起來,南京路上的四大公司超過了外國人的百貨店,四處燈紅酒綠,欣欣向榮,大興土木,上海在那個年代成為世界級的都市。而還要等幾年,才會有日本人的炸彈炸斷上海的繁榮路,那以后,上海才會像癱瘓在床的病人那樣長滿一身沉重的死肉,只有看上去白胖紅潤。
1931年的上海,是一個血色鮮活的少年,每天都在長大,每天都更接近夢想,讓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說,他的前途未可限量。如今在滄海桑田之后,再看到的一個從前裝生發油的玻璃瓶子,瓶底沒倒干凈的剩油成了一團污垢,下一代人,從六十年以后薄薄的午后陽光里,想象著那玻璃瓶子里曾經裝過的生發水,它如何被輕輕倒在一只用了美國蔻丹的手里,抹在電燙過、發梢有些發焦了的黑發上,它們雖然油膩,但可使得頭發烏黑锃亮,油光可鑒,那是六十年以前古典的審美情趣。
1931'S啡館的午后,很鼓勵也很合適這樣的懷想,并引導著你的遺憾,遺憾你沒有早生六十年。
  這時小姐用烏木托盤托來一只綠色的大玻璃杯,里面是老上海鹽汽水。
  定睛看去,才發現原來她就是照片上的女子。繼而發現,柜臺里的那個男子也就是相片上的那個男子。女子答話的時候露出了晦暗的牙齒,那是上海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常常有的四環素牙,被化學污染了的牙。有時它是一種年輕的標志。那斯文與木訥,舊式的裝束,和舊舊的黑白相片里的沉郁契闊,原來全是做出來的。再細看,那一對孩子的老照片,也可以說是天衣無縫,那種遼遠的茫然和體面,要不是實在從心里眷戀那個年代,也做不到這樣。1995年張藝謀和陳凱歌在上海拍攝兩部描寫舊上海故事的電影,也沒能洋溢這種東西。
這里的老板是一個舊貨商人,專收舊上海的舊貨,這里的掌店就是這一對年輕的男女。這里到了晚上要預先訂位,許多從公司里下了班的年輕職員愛來這里消磨晚上,許多青年人來過以后,紛紛寫文章介紹這里,他們迷沉在時光倒流的恍惚里。臺灣的電視臺,香港的電視臺,新加坡的電視臺,都來這里拍過專題,他們看到了上海的鴛夢重溫。而真正經歷了十里洋場的上海老人,住在老公寓里、從英國留學回來的牙醫生,下午三點在瘸了一條腿的小圓桌上慢慢喝一杯奶茶、吃用茶泡軟了的沙利文小圓餅干的老人,卻笑了一下說:“七十年代的人,用什么來懷三十年代的舊呢?他們又知道什么?”八十歲了的永安公司郭家小姐,燕京大學的畢業生,在三十年代開著自己的美國汽車的上海名媛,在她桌布老化發硬了的小圓桌前,搖著一頭如雪的白發,說:“那個時代早就結束了,不會再來了。”
對1931年的懷舊,是屬于年輕人的。他們用一小塊一小塊劫后余生的碎片,努力構筑起一個早已死去的年代。
柜臺里的電話響了,那個頭發中分、讓人想起清秀的汪精衛來的男子開口說話,聽上去,是什么人在預訂晚上的桌子。這時,我才發現他是一個扮了男裝的上海女子,聲音細弱。我大吃一驚地看著她,而她微微側過頭去,像是惱怒了。

上海的風花雪月-增補本 作者簡介

陳丹燕,作家,自幼熱愛寫作,成年后實現了童年時代的夢想,成為職業作家。
  作品已在德國,法國,美國,日本,奧地利,瑞士,越南和印度等國家出版發行。
  寫作重點:青少年文學的寫作和翻譯,比如《女中學生之死》《我的媽媽是精靈》和《小老鼠斯圖亞特》,歐洲和美國的旅行故事,比如《漫卷西風》《咖啡苦不苦》以及上海城市的傳奇,比如《上海的風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葉》和《上海的紅顏遺事》并為自己的作品拍照和插圖。

商品評論(6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真人龙虎斗游戏网
金麒麟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 真人龙虎斗网站 网上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缅甸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 在线真人龙虎斗游戏 皇宫真人龙虎斗 手机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论坛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网站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北京赛车pk技巧 黑龙江时时中奖设 安微体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号 时时软件平台开发 吉林时时规则 福建时时彩结果查询 湖南省福利彩票网 福建时时软件 大乐透内部骗局 重庆时时无敌软件 福建时时彩开奖记录 时时彩12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好运彩快三app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老时时历史记录 快速生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