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麒麟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 真人龙虎斗网站 网上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缅甸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 在线真人龙虎斗游戏 皇宫真人龙虎斗 手机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论坛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网站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作者:馮自由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出版時間:2011-10-01
所屬叢書: 民國名人回憶錄
開本: 16開 頁數: 1043
讀者評分:4.6分18條評論
本類榜單:歷史銷量榜
中 圖 價:¥76.6(8.7折) 定價:¥8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本類五星書更多>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版權信息

  • ISBN:9787506043038
  • 條形碼:9787506043038 ; 978-7-5060-4303-8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本書特色

16開平裝,東方出版社出版

馮自由(1882-1958),1895年在日本橫濱隨父馮鏡如加入興中會,孫中山機要秘書(中國民國總統府首任機要秘書),蔣介石國策顧問

《革命逸史》并不是為個別領袖樹碑立傳,而是忠實地記錄了革命史上無數無名英雄拋灑熱血、舍生取義的業績。在舉世滔滔、數典忘祖大有人在,沐猴而冠、粉墨登場的年代,他以革命的親歷者、以嚴肅的史家態度,編寫革命史,為后世留下了難得的信史

章太炎評其治史“阿私之見少矣”。此部回憶錄所載“吉光片羽,彌足寶貴”,“一切記載皆有來源可尋”,曾任《逸經》、《大風》雜志主編的陸丹林亦稱此書“全在事實為本,絕不以道聽途說來做依據”,是以見其可貴。以個人傳記和軼事為重,不假構,不虛美,不隱惡:其人正,其文直,其事核,成就了這部民國革命人物檔案實錄

130多萬字的《馮自由回憶錄》,包含著異常豐富的鮮活史料,值得一讀

革命黨人的理想與奮斗——馮自由《革命逸史》述評 

  馮自由,字建華,原名懋龍。祖籍廣東南海。1882年生于日本橫濱(一說長崎)華僑之家,1958年4月6日卒于臺北。 

  馮氏早年致力“革命”,晚歲則專事著述。所撰著作甚夥,影響大者有1915年初版之《三次革命軍》、1928年初版之《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上編)》、1945年初版之《華僑史話》、1946年初版之《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續編》、1945—1947年初版之《革命逸史(1—5集)》、1947年初版之《華僑革命開國史》、1948年初版之《中國革命運動二十六年組織史》、1954年初版之《華僑革命組織史話》、1981年初版之《革命逸史(第6集)》等。學界為稱道、史料價值高者,為《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及《革命逸史》兩書。 

  《革命逸史》初集由林森題名,共錄史料80則,先已分開刊載于《逸經》文史半月刊(凡三十六期)。所據主以香港《中國日報》、著者歷年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二集由蔣中正題名,共錄史料58則,先已分開刊載于香港《大風》旬刊及十日刊(凡三年)。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珍藏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三集由吳敬恒題名,共錄史料36則,先已公開刊載于香港《大風》旬刊、重慶《中央》周刊、《三民主義》半月刊、《組織》旬刊、《中山文化教育館》季刊、《華僑先鋒》、《桂林黨義研究》半月刊。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保全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四集由居正題名,共錄史料33則,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香港《中國時報》、美國舊金山《大同日報》、加拿大《大漢日報》、民國后香港《大風》旬刊、重慶《中央周刊》、《三民主義》半月刊、《組織》旬刊、《華僑先鋒》、《掃蕩日報》、《南風》月刊、《永安龍鳳》月刊。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保存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五集由張繼題名、蔣中正題字,共錄史料31則,部分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后國內外各雜志、日報,部分則源于馮氏早先所寫《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一書所載每次革命軍起義始末之修訂與添補。所據同于前四冊。 

  《革命逸史》第六集共錄史料22則,部分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后國內外各雜志、日報,部分則源于馮氏早先所寫《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一書所載每次革命軍起義始末之修訂與添補。所據亦同于前五冊。 

  “逸史”之名,相對于“正史”而言者也。若謂“正史”為“在朝者”所述或所認之歷史,則“逸史”就是“在野者”所述或所認之歷史。故凡民間之記載及歷代相傳之遺聞軼事,皆可歸入“逸史”名下。馮自由自述“逸史”與“正史”之區別云:“逸史又稱野史,其所以異于正史者,則正史以簡約明達要言不煩為主。而逸史之旨趣,則在于搜羅世聞之典章、故實、嘉言、懿行、舊聞、瑣語、奇談、艷跡,一一傾囊倒篋以出之。體例無須謹嚴,記載不厭瑣細,既可避文網之制載。亦足補官書之闕漏。”(馮自由《革命逸史·自序》) 

  “補官書之闕漏”,可為“逸史”之職責,但非為其全部職責,更非為其主要職責。“逸史”或“野史”之主要職責,是在“正史視角”之外,提供“另類視角”,是實現“視角轉換”或“視角互補”。在同一視角下增補材料或撿漏拾遺,只是“量”的不同:“轉換視角”,則有“質”的不同。“補官書之闕漏”,亦不無價值,然若與“正史”站在同一視角看歷史,則歷史之大量信息,就被損耗了。僅在史料上“補官書之闕漏”,無足道也;只有在視角上“補官書之闕漏”或“補官書之未備”。方得謂之上乘。 

  馮自由《革命逸史》,乃系超過百三十萬言之巨著,甚為“補史料”之作歟,抑或為“補視角”之作歟?著者以為兩者兼備焉。 

  朱寒冬、高紅以為馮氏之書只為“補史料”之作,非為“補視角”之作。其言曰:“它與國民黨史界的諸多革命著作一樣,都是以興中會、同盟會和國民黨為系列編寫黨史或革命史,而對光復會、日知會、華興會等革命團體往往有所忽略。”地域上則偏向廣東、香港及海外華僑集居地,而忽略“兩湖”、“江浙上海”兩個“革命中心”。“打下了這種所謂‘正統史觀’的印記”。(《馮自由與<革命逸史)》,《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0第4期,頁93—94)既被斥為“正統史觀”,當然就沒有增補“新視角”。 

  但卻增加了“新史料”。朱、高兩人之文只在“新史料”層次上肯定馮氏之書:“馮自由撰寫的《革命逸史》,為我們留下了比較豐富的歷史資料,對此應當予以肯定。”(同上,頁94)。這些“新史料”包括作者個人之私藏,如“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及早年“筆記函牘”等。 

  韓戍則以“辛亥考古”評馮氏之書:“幸而有馮自由和《革命逸史》的‘辛亥考古’,讓一個個鮮活的英雄又重新為我們知曉。”(《馮自由和(革命逸史)》,《時代教育(先鋒國家歷史)》2009年第8期,頁136)但此處所謂“考古”,似仍停留于增補“新史料”之層次,謂其“寫史時拋棄黨派偏見,慎之又慎,力求準確”,有肯定其增加“新視角”之意。但措辭并不明確。 

  傅國涌則多少論及“新視角”之問題,謂其革命史“不虛構、不夸張、不隱晦,是尊重事實的”(《由國民黨失意元老轉為歷史學家的馮自由》,《炎黃春秋》2002年第2期,頁24);又謂其《革命逸史》“側重于個人傳記和逸事”,可以彌補《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之不足(同上,頁25);又謂其“并不是為個別領袖樹碑立傳,而是忠實地記錄了革命史上無數無名英雄拋灑熱血、舍生取義的業績”,“為后世留下了難得信史”(同上,頁25)。“不虛構”、“側重于”、“并不是”云云,都是一種“新視角”之表征,只是傅先生沒有明說而已。 

  著者以為馮氏《革命逸史》作為“野史”之一種,既有增補“新史料”之功,又有增補“新視角”之功。此處所謂“新視角”,當然是相對于“官史”而言。立于“官史”之視角,看到的是A面;立于“野史”之視角,看到的卻是B面。兩面可以互相對立,但卻一定是可以互補的。如李燮和,“官史”看到的是其“臭名昭著的‘籌安六君子’之一”之一面,馮氏之書看到的卻是其光復上海、促成江浙獨立等“辛亥功臣”之一面。再如楊衢云、秦毓鎏、尤列、陳少白等辛亥先驅,“官書”看到的是他們“屬于黃興和華興會體系”之一面,馮氏之書看到的卻是他們或“比孫中山先生資格更老”,或“和中山先生并稱為‘四大寇”’之一面。在A面被推為“正統”,長期占統治地位的情形下,能夠看到另一側“與眾不同的歷史”,看到“B面之歷史”,當然是有功于“新視角”的。 

  馮氏曾撰《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載《民報》第4號頁97—122,1906年4月),構建出一整套“社會主義思想”,因之“應在中國社會主義思想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陶季邑《從<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看辛亥時期馮自由的社會主義思想》,《益陽師專學報》第14卷第1期頁74—76,1993年2月) 

  馮氏又撰《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大賽會游記》(少年中國報社印行,1915年6月1日),視世博會為“網羅文化之集合體”及“誘導文化之催進器”,特從“文化主義”之視角觀察世博會,對于“中華文化”有批評,亦有贊頌。(陳占彪《塵封近百年的馮自由世博會游記》,《世紀》20lO年第4期,頁16—19) 以上兩例說明,馮自由尚不失為一個有想法、會思想之人,看問題之視角常能與眾不同。其《革命逸史》之寫作,亦當不差于上述兩作:多多少少有功于“新視角”之增補,決不走“人云亦云”之路。 

  今將馮氏《革命逸史》列入“民國名人回憶錄”系列,故更名為《馮自由回憶錄》。望讀者諸君察之。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內容簡介

《革命逸史》是馮自由根據香港《中國日報》及他自己多年筆記、往來書信、稽勛局調查表冊等編寫的,所記載的都是zui有根據、zui有價值的正史材料,只是“暫以革命逸史名之”。

  晚清至民國之要人,幾乎全收筆下,且記述多為非親歷者不能知之趣事。所載“吉光片羽,彌足寶貴”,“一切記載皆有來源可尋”。他以革命的親歷者、以嚴肅的史家態度,編寫革命史,為后世留下了難得的信史。費正清、唐德剛、楊天石、傅國涌等海內外民國史專家一致評定此書為民國史diyi書,蔣介石、林森等曾親筆題寫“書名”。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前言

革命黨人的理想與奮斗——馮自由《革命逸史》述評
馮自由,字建華,原名懋龍。祖籍廣東南海。1882年生于日本橫濱(一說長崎)華僑之家,1958年4月6日卒于臺北。
馮氏早年致力“革命”,晚歲則專事著述。所撰著作甚夥,影響大者有1915年初版之《三次革命軍》、1928年初版之《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上編)》、1945年初版之《華僑史話》、1946年初版之《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續編》、1945—1947年初版之《革命逸史(1—5集)》、1947年初版之《華僑革命開國史》、1948年初版之《中國革命運動二十六年組織史》、1954年初版之《華僑革命組織史話》、1981年初版之《革命逸史(第6集)》等。學界zui為稱道、史料價值zui高者,為《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及《革命逸史》兩書。
《革命逸史》初集由林森題名,共錄史料80則,先已分開刊載于《逸經》文史半月刊(凡三十六期)。所據主以香港《中國日報》、著者歷年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二集由蔣中正題名,共錄史料58則,先已分開刊載于香港《大風》旬刊及十日刊(凡三年)。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珍藏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三集由吳敬恒題名,共錄史料36則,先已公開刊載于香港《大風》旬刊、重慶《中央》周刊、《三民主義》半月刊、《組織》旬刊、《中山文化教育館》季刊、《華僑先鋒》、《桂林黨義研究》半月刊。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保全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四集由居正題名,共錄史料33則,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香港《中國時報》、美國舊金山《大同日報》、加拿大《大漢日報》、民國后香港《大風》旬刊、重慶《中央周刊》、《三民主義》半月刊、《組織》旬刊、《華僑先鋒》、《掃蕩日報》、《南風》月刊、《永安龍鳳》月刊。所據主以己亥年(1899)出版之香港《中國日報》、馮氏多年保存之筆記函牘、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次以馮氏之記憶。
《革命逸史》第五集由張繼題名、蔣中正題字,共錄史料31則,部分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后國內外各雜志、日報,部分則源于馮氏早先所寫《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一書所載每次革命軍起義始末之修訂與添補。所據同于前四冊。
《革命逸史》第六集共錄史料22則,部分先已公開刊載于民國前后國內外各雜志、日報,部分則源于馮氏早先所寫《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一書所載每次革命軍起義始末之修訂與添補。所據亦同于前五冊。
“逸史”之名,相對于“正史”而言者也。若謂“正史”為“在朝者”所述或所認之歷史,則“逸史”就是“在野者”所述或所認之歷史。故凡民間之記載及歷代相傳之遺聞軼事,皆可歸入“逸史”名下。馮自由自述“逸史”與“正史”之區別云:“逸史又稱野史,其所以異于正史者,則正史以簡約明達要言不煩為主。而逸史之旨趣,則在于搜羅世聞之典章、故實、嘉言、懿行、舊聞、瑣語、奇談、艷跡,一一傾囊倒篋以出之。體例無須謹嚴,記載不厭瑣細,既可避文網之制載。亦足補官書之闕漏。”(馮自由《革命逸史·自序》)
“補官書之闕漏”,可為“逸史”之職責,但非為其全部職責,更非為其主要職責。“逸史”或“野史”之主要職責,是在“正史視角”之外,提供“另類視角”,是實現“視角轉換”或“視角互補”。在同一視角下增補材料或撿漏拾遺,只是“量”的不同:“轉換視角”,則有“質”的不同。“補官書之闕漏”,亦不無價值,然若與“正史”站在同一視角看歷史,則歷史之大量信息,就被損耗了。僅在史料上“補官書之闕漏”,無足道也;只有在視角上“補官書之闕漏”或“補官書之未備”。方得謂之上乘。
馮自由《革命逸史》,乃系超過百三十萬言之巨著,甚為“補史料”之作歟,抑或為“補視角”之作歟?著者以為兩者兼備焉。
朱寒冬、高紅以為馮氏之書只為“補史料”之作,非為“補視角”之作。其言曰:“它與國民黨史界的諸多革命著作一樣,都是以興中會、同盟會和國民黨為系列編寫黨史或革命史,而對光復會、日知會、華興會等革命團體往往有所忽略。”地域上則偏向廣東、香港及海外華僑集居地,而忽略“兩湖”、“江浙上海”兩個“革命中心”。“打下了這種所謂‘正統史觀’的印記”。(《馮自由與<革命逸史)》,《安徽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0第4期,頁93—94)既被斥為“正統史觀”,當然就沒有增補“新視角”。
但卻增加了“新史料”。朱、高兩人之文只在“新史料”層次上肯定馮氏之書:“馮自由撰寫的《革命逸史》,為我們留下了比較豐富的歷史資料,對此應當予以肯定。”(同上,頁94)。這些“新史料”包括作者個人之私藏,如“民元臨時稽勛局調查表冊”及早年“筆記函牘”等。
韓戍則以“辛亥考古”評馮氏之書:“幸而有馮自由和《革命逸史》的‘辛亥考古’,讓一個個鮮活的英雄又重新為我們知曉。”(《馮自由和(革命逸史)》,《時代教育(先鋒國家歷史)》2009年第8期,頁136)但此處所謂“考古”,似仍停留于增補“新史料”之層次,謂其“寫史時拋棄黨派偏見,慎之又慎,力求準確”,有肯定其增加“新視角”之意。但措辭并不明確。
傅國涌則多少論及“新視角”之問題,謂其革命史“不虛構、不夸張、不隱晦,是尊重事實的”(《由國民黨失意元老轉為歷史學家的馮自由》,《炎黃春秋》2002年第2期,頁24);又謂其《革命逸史》“側重于個人傳記和逸事”,可以彌補《中華民國開國前革命史》之不足(同上,頁25);又謂其“并不是為個別領袖樹碑立傳,而是忠實地記錄了革命史上無數無名英雄拋灑熱血、舍生取義的業績”,“為后世留下了難得信史”(同上,頁25)。“不虛構”、“側重于”、“并不是”云云,都是一種“新視角”之表征,只是傅先生沒有明說而已。
著者以為馮氏《革命逸史》作為“野史”之一種,既有增補“新史料”之功,又有增補“新視角”之功。此處所謂“新視角”,當然是相對于“官史”而言。立于“官史”之視角,看到的是A面;立于“野史”之視角,看到的卻是B面。兩面可以互相對立,但卻一定是可以互補的。如李燮和,“官史”看到的是其“臭名昭著的‘籌安六君子’之一”之一面,馮氏之書看到的卻是其光復上海、促成江浙獨立等“辛亥功臣”之一面。再如楊衢云、秦毓鎏、尤列、陳少白等辛亥先驅,“官書”看到的是他們“屬于黃興和華興會體系”之一面,馮氏之書看到的卻是他們或“比孫中山先生資格更老”,或“和中山先生并稱為‘四大寇”’之一面。在A面被推為“正統”,長期占統治地位的情形下,能夠看到另一側“與眾不同的歷史”,看到“B面之歷史”,當然是有功于“新視角”的。
馮氏曾撰《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載《民報》第4號頁97—122,1906年4月),構建出一整套“社會主義思想”,因之“應在中國社會主義思想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陶季邑《從<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看辛亥時期馮自由的社會主義思想》,《益陽師專學報》第14卷第1期頁74—76,1993年2月)
馮氏又撰《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大賽會游記》(少年中國報社印行,1915年6月1日),視世博會為“網羅文化之集合體”及“誘導文化之催進器”,特從“文化主義”之視角觀察世博會,對于“中華文化”有批評,亦有贊頌。(陳占彪《塵封近百年的馮自由世博會游記》,《世紀》20lO年第4期,頁16—19) 以上兩例說明,馮自由尚不失為一個有想法、會思想之人,看問題之視角常能與眾不同。其《革命逸史》之寫作,亦當不差于上述兩作:多多少少有功于“新視角”之增補,決不走“人云亦云”之路。
今將馮氏《革命逸史》列入“民國名人回憶錄”系列,故更名為《馮自由回憶錄》。望讀者諸君察之。
西元二千十一年九月十三日于北京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目錄

革命黨人的理想與奮斗
初集
本書大意
弁言
自序
“革命”二字之由來
孫、陳剪辮易服
亡命客之日本姓名
橫濱興中會
陳少白之詞章
楊衢云事略
黃詠商略歷
孫總理行醫廣告
興中會四大寇訂交始末
孫總理之醫術
革命初期之宣傳品
興中會之討滿檄文
區鳳墀事略
圣教書樓
孫總理之文學
檀香山興中會
中華民國旗之歷史
鄭士良事略
尤列事略
尤列事略補述一
尤列事略補述二
三十九年前之東亞時局形勢圖
鄧蔭南事略
余育之事略
譚發事略
戊戌前孫、康二派之關系
戊戌后孫、康二派之關系
橫濱大同學校
章太炎事略
章太炎與支那亡國紀念會
章太炎等之護黨救國公函
橫濱《清議報》
梁啟超介紹周孝懷書
陳少白時代之《中國日報》
東京高等大同學校
畢永年削發記
劉學詢與革命黨之關系
沈云翔事略
鄭貫公事略
秦力山事略
李紀堂事略
橫濱《開智錄》
東京《國民報》
東京《國民報》補述
廣東獨立協會
勵志會與《譯書匯編》
王寵惠軼事
壬寅東京青年會
青年會與拒俄義勇隊
河內博覽會之中國志士
東京軍國民教育會
廣東報紙與革命運動
中國教育會與愛國學社
陳夢坡事略
橫濱華僑學校
野雞大王徐敬吾
秦毓鎏事略
大阪博覽會侮辱中國事件
日教員竊皮蛋之笑話
癸卯孫總理在日本狀況
張能之與黎煥墀
上海《國民日日報》與《警鐘報》
美洲致公堂與《大同報》
蘇曼殊之真面目
新加坡《圖南日報》
林義順事略
乙丙兩年印行之革命軍債票
朱少穆事略
未入革命黨前之胡漢民
未入革命黨前之胡漢民補述
胡漢民之諧詩
《中國日報》征聯之大觀
《中國日報》與菲律濱清領事涉訟記
李煜堂事略
庚戌新正廣州新軍反正記
李海云事略
辛亥三月二十九廣州革命軍起義實錄
黃花崗一役旅加拿大華僑助餉記
武昌起義與黃克強
辛亥武昌起義之革命團體
第二集
本書第二集大意
自題《革命逸史》十首
孫眉公事略
孫總理信奉耶穌教之經過
孫總理被囚倫敦使館之清吏筆記
老興中會員謝纘泰
程奎光事略
程璧光與革命黨之關系
康門十三太保與革命黨
記章太炎與余訂交始末
女醫士張竹君
《洪秀全演義》作者黃世仲
《革命軍》作者鄒容
興國州人曹亞伯
日知會首領劉敬安
劉敬安與劉家運
記上海志士與革命運動
孫總理癸卯游美補述
《新湖南》作者楊篤生
《猛回頭》作者陳天華
留歐學界與同盟會
二民主義與三民主義
……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展開全部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節選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相關資料

當年,橫濱興中會成立不久,孫中山等人在馮自由家中午膳,問起馮喜讀何書,馮對日“《三國演義》”,;又問喜愛其中何人,對日“孔明”。孫中山贊其喜愛孔明即是知古今順逆之理,遂囑馮父令其入會。于是,14歲的馮自由成了革命黨最年輕的“元老”,人稱“革命童子”。17歲時,意氣風發,躊躇滿志,嘗以“大同大器十七歲,中國中興第一人”自題。其總角同窗蘇曼殊評之日:“少有成人之風,與鄭君貫一齊名,人稱雙璧。……君有澄清天下之志,人但謂廣東人有生為亂,而不知君固克己篤學之人。”又被稱為“革命通”,“黨中每有關于黨史及調查革命同志履歷,必向他咨詢”。然歷經革命、政治道路上的種種起伏,馮自由最終只得寄情于著史,所謂“寫將平生寄逸史”。章太炎評其治史“阿私之見少矣”。此部回憶錄所載“吉光片羽,彌足寶貴”,“一切記載皆有來源可尋”,曾任《逸經》、《大風》雜志主編的陸丹林亦稱此書“全在事實為本,絕不以道聽途說來做依據”,是以見其可貴。以個人傳記和軼事為重,不假構,不虛美,不隱惡:其人正,其文直,其事核,成就了這部民國革命人物檔案實錄。

革命逸史-馮自由回憶錄-上下冊 作者簡介

  馮自由(1882-1958),原名懋龍,字建華,后改名自由廣東南海人,出生于日本華僑家庭,1 895年在日本橫濱隨父馮鏡如加入興中會,自稱“馬前一小童”

  早年創辦多種革命刊物,鼓吹天賦人權說、自由平等思想,深得孫中山賞識1906年被孫中山任命為同盟會香港分會會長,協助孫中山參與策動各地的起義,并為之積極籌款,居功甚偉

  1912年孫中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后,出任總統府的機要秘書1919年加入國民黨,堅決擁護孫中山的三民主義1924年公開反對孫中山的三大國共合作政策1925年被開除國民黨籍1932年,任國民政府立法委員1935年,恢復國民黨黨籍1943年,當選國民政府委員1951年奉蔣介石電召偕妻赴臺1953年,任“國策顧問”1958年去世。

商品評論(18條)
  • 主題:來自微博博友作家鋼閘門的推薦

    馮自由的記錄值得一讀

    2019/4/3 15:30:37
  • 主題:輕型紙,紙張黑,書很厚

    中圖有另幾個版本的,不過都是三卷本。本版分成了兩卷,但因為用的是輕型紙,紙張比較厚,導致書非常厚,現在的書又不鎖線,很擔心看了一半背膠斷裂。

    2018/12/18 14:25:22
    讀者:wey***(購買過本書)
  • 主題:有點羅嗦的回憶

    有點羅嗦的回憶

    2018/12/9 20:53:08
    讀者:ygq***(購買過本書)
  • 主題:真好,物超所值。

    很厚。印刷精美。真好,物超所值。同學們很愛看。中圖加油!!

    2018/12/9 16:20:34
  • 主題:馮自由革命逸史

    印刷質量比較一般,不知道是不是正版,但總體來說還是很實惠的

    2018/12/1 15:46:13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本書是的文筆讀起來不是很適應,而且字體有些小,費眼,不過內容是民國初期的,有喜歡的讀者可以了解入手,實惠

    2018/10/26 23:43:58
  • 主題:屬于第一首資料

    可以通過這本書了解辛亥革命,了解革命志士為了中國之崛起努力奮斗和尋找出路的經過,不錯!

    2018/5/14 20:05:43
    讀者:201***(購買過本書)
  • 主題:性價比很高

    這個比新出版的新星版便宜好多

    2018/4/8 11:24:31
    讀者:gml***(購買過本書)
  • 主題:很厚實的兩大本

    很有份量,內容應該很多

    2018/4/2 8:34:29
    讀者:201***(購買過本書)
  • 主題:還是東方社的好!

    這版回憶錄較新星的樸實厚重,以前買了很多東方社的回憶錄,質量還是有保障的,中圖的包裹也很仔細!

    2018/3/26 22:01:02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真人龙虎斗游戏网
金麒麟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 真人龙虎斗网站 网上真人龙虎斗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缅甸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 在线真人龙虎斗游戏 皇宫真人龙虎斗 手机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论坛 网上真人龙虎斗 真人龙虎斗网站 友博真人龙虎斗注册
06633今夜特马现场直播 pk10不管怎么玩都是输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群 登录北京时时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今天出的中奖号码 重庆时时官方手机版 幸运飞艇杀号公式图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秒速时时彩总和计划 十一选五实时开奖结果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 任选七中奖多少钱 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内蒙古时时最新号码 澳洲幸运5看号技巧